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藝海馳騁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藝海馳騁

 

 

 

 

蘊玉不露  大美不言

 

——記山水畫家劉魯生先生

 

 

 

武當煙云                        劉魯生

 

劉魯生(1917–2003),山東藝術學院教授,民盟盟員。原名劉如阜,別號泉溪室主,國畫家、教育家。1918年生于山東省菏澤市。生前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山東省美術家協會藝術顧問,山東藝術學院教授,山東畫院藝術顧問。山東省第六、七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

劉魯生六歲入私塾習字讀書。水泊梁山自然純真的山水孕育了他癡迷于繪畫的天賦。強烈的學畫欲望驅使他最終沒有眷戀家園的自然美,而是帶著生命的希望,毅然投身于一種新的生活。1939年,在硝煙炮火之中劉魯生輾轉山東、河南、湖南、貴州、云南、四川各省之間,歷盡千辛萬苦,9月,負笈于國立藝專。師于潘天壽、傅抱石、黃君璧、吳弗之、李可染諸先生,研習山水、花鳥、人物和美學藝術史論。從此,他抱著一腔夙愿,開始了為之奮斗一生的中國畫事業。其代表作品有:山水畫《嶗山秋色》、《歷山煙云》、《飛瀑圖》、《華岳攬勝》等;松柏系列《泰岱松云》、《黃山松濤》等;蘆葦飛雁系列《驚雁》、《蘆雁圖》、《平沙落雁》等。特別是他的山水畫,宋元為宗,變以明清,大丘大壑,煙云映掩,講究筆法,崇尚意境,追求蒼勁、渾厚、嫣滋、古樸的藝術風貌,自有一種恢宏莊嚴的浩然氣蕩漾于畫面,兼作松石竹木亦蒼勁秀潤,引人入勝。作為一位美術教育家,他德藝雙馨、廣布桃李,為祖國培養了一大批德才兼備的青年畫家,對山東的美術教育事業作出了積極貢獻。

30年代末的重慶,經過“五四”新文化運動洗禮的思想家、藝術家,極力痛斥摹仿復古、力倡寫生寫實的藝術精神;高揚“八大”、石濤之革新、貶抑“四王”之陳規,成為當時中國繪畫的主流。更為重要的是劉魯生50年代開始也將目標指向國畫之變。不過不是從古人初,由傳統來,而是反其道而行,直接回到素樸的大自然和社會生活中求變,超越古典的束縛,對景寫生、對景創作是他這時期創作的主要審美取向。無論是人物畫《改嫁》、《民間舞蹈》,還是山水畫《千帆出海》、《泰山松云》、《蘆葦飛雁》,都開始揚棄曾經熟練的程式化的筆墨技法,而是面對真情實景做具象性描繪,強調畫面的形似景象和層次感,成為寫生創新的一次突破性嘗試。1974–1978年的山東革命紀念地寫生創作,是他繪畫藝術寫生求變的一個高峰。這時期寫生創作,沿著求真、求實、求新的道路探索,主要物象鮮明、筆墨層次豐富,空間感、整體感茂密、渾厚、凝重,成為自我風格走向成熟的契機。1979–1984年,劉魯生的作品開始從寫生中脫出、升華,筆墨更趨簡練,更加深遠,標志著畫家繪畫藝術發展的成熟。1985年后,他的繪畫藝術發展進入后期。開始進入“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為一”的創作極境。這時創作的作品最具鮮明生動的韻致,藝術家的靈性也深蘊其里,既是對自然生活的發展、理解和再現,更是對自己的激情、靈感的捕捉于表現。縱觀這時期的作品,從筆墨來看,無論是線的飛沉澀放,墨的枯濕濃淡,還是點的稠稀縱橫、皴的披麻斧劈,都程度不同的具有了獨立的抽象表情性質;從意境來看,無論是遠山、近石和飛瀑,還是云煙、樹木、江河和湖海,種種意象層出不窮,變化萬端。或如宋人的境界,或為元人的意趣,或如清人的神韻,作品的表意性越來越突出,內蘊精神性更加豐富;從繪畫作品取材的角度看,此時創作分為三個系列:山水、松柏和蘆葦飛雁系列;從結構布局的角度看,主要分為分散式、均衡式、中心式和平遠式四種基本類型。山水系列多描繪山巒、山澗、山泉、巖石、飛瀑、野渡、海浪、雨雪、炊煙、堤岸……代表作品有《嶗山初雪》、《嶗山疊翠》、《嶗山秋色》、《歷山煙云》、《飛瀑圖》……這類作品多選取鳥瞰式的角度,從遠處、高處立意,多以分散式和均衡式結構布局,使作品多具有整體、對稱、節奏、秩序、和諧之審美意境。劉魯生愛松,像嶗山松、沂蒙松、泰山松、華岳松、峨眉松、黃山松、武昌松……幾乎東西南北的松柏他都畫過。他筆墨下的松柏蒼古掘健、蒼翠欲滴、穹枝天驕,代表作品有《沂蒙頌》、《泰岱松云》、《黃山松濤》、《秋壑飛瀑》、《岱松曉嵐》等。蘆葦飛雁系列多采取平遠式結構布局,把主要意象置于前景或中景,注重平遠視象中的直線、斜線、弧線,以及動勢和色彩變化,構圖別致,賦予平和沉靜的畫面具有生命的律動感。如《驚雁》、《蘆雁圖》、《平沙落雁》,平遠處給畫面以平衡、安定,平遠中的斜線、醒目的墨色,合理的方向變化又給平衡帶來了對抗和適度的傾斜,使得畫面具有生命的律動感。

“重密厚樸”是劉魯生繪畫藝術風格的簡約概括。他下筆濃重,運筆緩慢,點、轉、頓、挫、……一筆一勢,點之有境,如同雅拙成畫;他作畫結構嚴密,筆墨濃密。認真嚴謹、一絲不茍,反對華而不實著稱。凝重的筆墨、嚴密的結構,使他的畫具有一種穩固感的厚度。運筆穩中舒緩,層層點染,生成固不可破的藝術風格。劉魯生極其重視大自然和社會生活中發掘和描繪對象事物的具體性、豐富性、完整性,力求“景真”;強調內在情感的自然流露,畫自己所摯愛的對象事物,從不矯揉造作,力求“情真”;一樹一石一枝一葉都畫得那樣中肯,堅實、純樸,從不賣弄筆墨,力求“既雕又鑿,復歸于樸”。因此,在劉魯生凝重、嚴密、深厚的藝術風格中,總是流淌著大自然經久不息的生命真態,洋溢著他生命情感的原初體驗。

1948年到濟南私立中國藝術專科學院任教授,此間與崔祝生,郝石林諸先生多次舉辦畫展,社會影響很大。濟南解放以后,到山東省實驗中學任教。1957年調任山東省群眾藝術館從事專業創作并兼任美術創作組組長。1976年到山東美術館任職,1979年到山東藝術學院任教。上世紀60年代,劉魯生已成為我省享有盛譽的畫家,他和黑伯龍、陳維信等人創建了山東第一個國畫創作研究組,廣收弟子設教講學,培養了一大批青年學子。幾十年的創作生涯中他始終堅持既師古人,更師造化。他長期堅持外出寫生感受大自然,南登峨眉,北跨長城。幾十年中他幾乎走遍了祖國各地,取得了無數的創作素材,也陶冶了他的性靈,開拓了眼界,形成了他融南北為一家,渾厚華滋的藝術風格。他作畫構圖飽滿,筆墨古樸蒼勁,賦色淡雅渾厚間又透靈之氣,其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展覽、并被許多國家或藝術、物博機構收藏或編入畫冊。1953年所作《改嫁》在山東文藝發表;1959年所作《千帆出海》選入《山東國畫選》;1962年創作的《民間舞蹈》選入《山東國畫集》并獲獎;1980年創作的《斜風細雨不愿歸》山東人民美術出版社選入《國畫作品集》;1989年創作的《秋艷》、《蘆蕩漁歌》選入《中國美術全集》;2002年中國畫報社出版劉魯生畫集。還有許多作品被選送到國外展覽,如《曲阜奎文閣》、《平沙落雁》、《湖光帆影》、《泰山索道》等分別參加日本、德國、法國、美國、保加利亞等國的中國書畫展覽,并被選入國畫冊。50年代到80年代期間,曾為人民大會堂、山東廳創作了《泰山松云》,為全國大會廳、大賓館創作了大量優秀作品。70年代他與畫家張彥青走遍山東的昔日革命遺址、深入鄉村走訪寫生、歷時二年之久創作了大批優選的作品。其作品的藝術鑒賞、思想內容都達到了空前的水平,受到藝術界和許多老革命家的贊揚。山東人們出版社出版了他與張彥青合作的《革命紀念地》畫冊,徐向前等同志為畫冊題詞。80年代初,他不顧年事已高,又一次長途旅行寫生,用了兩個月的時間,行程數千里,登中岳、過洛陽、走龍門、到老營宮、攀武當山、謁隆中孔明故居,慕重慶參紅巖,觀長江巨瀾以乘興,過三峽仰天下奇觀、赴葛洲壩觀宏圖、游廬山以臨仙境,其藝術境界有了進一步的升華,用筆更趨于簡練,作品意境更加深遠。其中的《梨園瑞雪》、《香溪口》等作品為人們交口稱絕。此后,他不辭辛勞,又登黃山,攀九華、東行渤海、黃海,寫生創作。他一生中可以說與大自然結下了深厚淵源,常借宿于鄉村草舍,登泰山已不計其數,游蒙山如回故鄉,他也常泛舟于微山湖上。他無數次以泰山為素材創作盈丈巨制,更能代表他風格的則是他筆下的泰山松、一棵棵如蛟龍出水、如金剛托天、用筆剛勁挺拔,姿態挺立不屈。他筆下臨風舞婆娑的蘆葦,是他得之于微山湖的素材,這一尋常之物在他筆下卻多具風采,或挺拔,或飄逸,間以蘆雁相嬉、水墨淋漓間給人以無限遐想。他崇尚自然,取材于自然。自然孕育了他的藝術才思、使他在創作中達到了物我合一的境地。不論是小品還是盈丈巨構都能表現出他的人品,學養所在。他淡泊名利,自甘寂寞,數十年專心致志的作畫,從不張揚,疏離世俗、不超時尚、追求淡泊寧靜的意境氣氛,為了安心作畫,躲避嘈雜紛亂的都市生活,曾到日照鄉下居住,后來又遷到臥虎山居住。劉老待人謙和寬讓、敦厚真誠;不計名利、謙謙于世;生活清淡簡樸,他將自己畢生的精力都獻給了藝術事業。畫界的人提及劉老有口皆碑,無不敬佩。古人云:“蘊玉不露,大美不言”,用這句話形容其人、其畫最合適不過了。

 

                       (民盟山東藝術學院支部供稿  執筆人:孟曉樂)

 




文章糾錯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
重庆时时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