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理論研究會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會

 

多黨合作制度中的

民主黨派換屆問題初探

 

民盟山東省委課題組

 

   【摘要】2006-2007年,民主黨派組織將進行全面換屆。本文以中共十六大精神、六中全會決定為指導,在分析第一手調研資料基礎上,以鞏固執政黨地位,發揮參政黨作用為出發點,立足堅持和加強黨對民主黨派的領導,實事求是地總結分析民主黨派換屆的經驗教訓。從民主黨派的代際變化、成員結構現狀、各層思想動態分析入手,對民主黨派換屆面臨的代表人士培養、民主黨派的黨內民主建設、屬地管理中的合作協商與監督等問題,以完善制度、創新發展為研究方向,進行了認真嚴肅的探索,力圖在多黨合作共事領域,抓住關鍵問題,實現理論的新突破。 

    【關鍵詞】換屆  代際結構  思想動態  屬地管理  合作協商

 

一、引   言 

    中國民主黨派的換屆,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政黨體制內的政黨組織行為。民主黨派換屆既是人員繼替,更是政治上的交接。順利完成政治交接,堅持和加強中共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建設,全面提高參政黨素質,切實履行好參政黨職能,這才是民主黨派換屆的目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的政黨體制,作為我國一項重要政治制度,是以1949年9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召開為標志而形成的。“共產黨領導、多黨派合作,共產黨執政、多黨派參政”這一制度的確立,是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發展的必然結果,也是國民黨一黨專政崩潰的必然結果,其根本的政治前提,是中國共產黨采取與各民主黨派長期合作的方針,同時各民主黨派承認并接受中國共產黨對國家的領導和共產黨作為執政黨的地位。

    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中共第一代領導集體,開拓性的提出“長期共存、互相監督”的方針,創立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中共第二代領導集體,確定了“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方針,鞏固發展了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中共第三代領導集體,堅持“共產黨領導、多黨派合作,共產黨執政、多黨派參政”,不斷完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中共中央繼往開來、與時俱進,繼續推進我國多黨合作事業的發展。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我國進入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新的歷史時期。20多年來,多黨合作不論在理論上、政策上還是在實踐上,都取得了巨大進展。

    制度建設帶有根本性、全局性、穩定性和長期性。政治制度是指人們在政治理念指導下規范政治行為的組織體制、政治運行機制和動作程序。制度是組織起來的程序,是社會活動的一種規范化系統。在推進多黨合作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這個具體的語境下,這是一個層層遞進、不斷細化的過程。實現政治文明,關鍵在于制度建設和制度創新,要依靠制度來推進和保證。中共十六大報告指出“要著重加強制度建設,實現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制度化、規范化和程序化。”2005年《中共中央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建設的意見》正是以這一要求為中心,突出了制度建設的主題。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已經寫入憲法,成為國家意志。在新的歷史條件下,要從內容、方法、程序上,通過一系列制度建設,尤其在運作機制上不斷加以完善,推進多黨合作在政治上更加成熟,政策上更加規范,程序上更加合理,實踐上更加有效。

    2005年2月19日,胡錦濤同志提出,要促進“執政黨和參政黨關系的和諧”,在第20次全國統戰工作會議的講話中,他又把正確協調處理政黨關系放在統一戰線內部五大關系的首位,充分說明正確處理中國共產黨和民主黨派的關系,是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的重要內容,也是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重要內容。

民主黨派的換屆,是符合法律、制度的政黨組織行為;

民主黨派的換屆,是對多黨合作制度的堅持、完善和發展;

民主黨派的換屆,是對參政黨黨內民主建設程度的歷史檢驗;

民主黨派的換屆,是對各級中共黨委執政能力的實踐檢驗。

    做好民主黨派的換屆工作,前期要高度重視民主黨派代表人士培養問題;密切關注民主黨派的黨內民主建設問題;妥善處理好屬地管理中的合作協商與監督問題;切實加強后備干部、代表人士的動態管理;換屆中要嚴格籌備程序,保證黨內民主;加強換屆期間的思想政治工作;各項措施到位,才能確保代表大會圓滿成功。

二、對民主黨派換屆的再認識

    通過調研民主黨派的換屆歷史,認真學習中共中央四代領導同志的經典論述,認真研讀中共中央兩個5號文件和魯發33號文件,使我們對民主黨派換屆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

    民主黨派換屆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政黨體制內參政黨的政黨組織行為,其實質是延續與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合作關系。誠如李瑞環同志所說“長期共存就是為了互相監督”。有的同志說,民主黨派的換屆猶如樹木的年輪一樣,記錄著民主黨派在當下的多黨合作環境中的成長情況。政治環境好,多黨合作事業進展順利,民主黨派發展順利,自身建設成果顯著,就會留下一圈疏密有致的換屆年輪;政治環境惡劣,多黨合作事業遇到困難,民主黨派的發展遇到阻礙,自身建設的成果就微不足道,甚至于只有萎縮、沒有成果,在這種情況下,就會產生一圈陰霾狹窄的換屆年輪。

    圍繞民主黨派換屆問題研究的深入,面對民主黨派換屆實踐中出現的新問題,我們認為很有必要,對雙方如何在多黨合作制度中發揮各自的作用,進行有益的理論探索。

   (一)、民主黨派換屆是符合法律、制度的政黨組織行為

    中國民主黨派的換屆,符合我國的憲法、政治制度、各黨章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政黨體制內參政黨的政黨組織行為。

   1987年,在中共十三大報告中,首次把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同我國的根本政治制度——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并列提出,強調必須逐步實現政治協商、民主監督的經常化、制度化。

    1989年公布了14號文件《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的意見》(以下簡稱1989年《意見》); 

    1993年全國人大在修改憲法時,在憲法序言中明確規定:“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

    2002年中共十六大報告指出:“要著重加強制度建設,實現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制度化、規范化和程序化”;

    2005年公布5號文件《中共中央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建設的意見》。(以下簡稱2005年《意見》);

    2006年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做出了《中共中央關于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提出“貫徹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方針,加強同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合作共事,不斷發展我國社會主義多黨合作事業。”

   (二)、民主黨派換屆是對多黨合作制度的堅持、完善和發展

    中國民主黨派換屆的實質,就是政治合作的交接。各民主黨派都明確表示遵守《憲法》,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中的參政黨。1997年換屆工作結束后,,江澤民同志在中共中央召開的黨外人士座談會上曾指出:“政治交接的核心,是把民主黨派、工商聯的老一輩在長期革命和建設實踐中形成的優良傳統和高尚風范一代一代傳下去,保證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得到堅持和發展”。

    各民主黨派章程和工作報告中關于參政黨建設目標的表述是:

    民革章程總綱規定:把本黨建設成為與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致力于建設中國特色主義的參政黨。

    民盟章程第12條規定:把民盟建設成為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努力提高參政議政水平,不斷加強自身建、致力于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參政黨。

    民建章程總綱規定:把本會建設成為適應新世紀要求的致力于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參政黨。

    民進章程總綱規定:努力把本會建設成為與中國共產黨通力合作、致力于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參政黨。

    農工黨章程總綱規定:全黨要以建設同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致力于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參政黨為目標,以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發揚社會主義民主、堅持政治聯盟的特點,堅持進步性與廣泛性的統一為原則,加強自身建設。為把我黨建設成為政治方向正確,政治立場堅定,經得起各種困難和風險考驗的參政黨而努力。

    致公黨章程總綱規定:努力把中國致公黨建設成為與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致力于建設中國行色社會主義事業、適應新世紀要求的參政黨。

    九三學社章程總綱規定:九三學社是以科學技術界高中級知識分子為主的具有政治聯盟特點的政黨,是接受與中國共產黨領導,同中共密切合作、致力于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參政黨。

    臺盟章程總綱規定:努力把臺灣民主自治同盟建設成為長期與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共同致力于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參政黨。

    綜上可見,各民主黨派的自身建設目標中共同的內容在于:把自己建設成為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與中國共產黨密切合作,致力于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適應時代發展要求的參政黨。比較簡要的表述就是“建設適應21世紀要求的參政黨”。中國民主黨派的換屆,是和中共一起,通過民主黨派自身的周期性更新繼替運作,收獲五年一屆的多黨合作歷史成果。就是民主黨派與共產黨共同堅持、完善和發展中國的多黨合作制度。

   (三)、民主黨派換屆是對參政黨黨內民主建設程度的歷史檢驗

    遵照胡錦濤總書記在黨外人士迎春座談會上提出的,執政黨建設和參政黨建設互相促進的要求,各民主黨派在籌備今明兩年的換屆工作中,注重向執政黨學習,更加重視自身的黨內民主建設。

    黨內民主是中國共產黨的本質特征。十六大報告指出:“黨內民主是黨的生命。”這是總結執政黨的歷史經驗得出的科學結論,也是貫徹“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以改革的精神加強執政黨建設的新要求。沒有執政黨內民主,就沒有執政黨事業的興旺發達。

政黨內部民主是黨內生活的基本政治原則和制度,是政黨的肌體和運行機制中必不可少的部分,是政黨的活力源泉。回顧民主黨派的歷史證明,參政黨的黨內民主是否充分,直接關系到參政黨的活力和創造力,關系到參政黨的參政地位的鞏固和政治文明的發展。

政黨內部民主是民主的一種形式,但又不等同于一般民主,有它自己的表現形式和獨特內容。政黨內部民主的實質,體現在政黨的制度和黨內生活中,就是由全體黨員一律平等地、直接或間接地決定黨內一切重大事務的權利。它意味著:黨員權利是平等的;組織結構是民主的;運作形態是民主的。換屆集中反映著各參政黨的黨內民主,民主黨派的換屆,是對參政黨黨內民主建設程度的歷史檢驗。

(四)、民主黨派換屆是對各級中共黨委執政能力的實踐檢驗

實施依法治國方略,關鍵在黨依法執政。2005年《意見》明確提出了,各級黨委在促進民主黨派自身建設中負有重要的政治責任。

黨領導構建的和諧社會,首要的是政黨關系和諧。《決定》在分析影響社會和諧的矛盾和問題中指出,“體制機制尚不完善,民主法制還不健全;一些社會成員誠信缺失、道德失范,一些領導干部的素質、能力和作風與新形勢新任務的要求還不適應”。黨的執政能力建設具有層次性,對不同層次黨委的執政能力有不同要求,包括黨的整體能力、各級黨委和領導干部的能力和黨員個體的能力。由于黨內存在著不同的職能分工,決策和執行的權力主要由中央到地方各級領導機關和領導干部行使,這些人員和組織是執政活動的直接主體。這就決定了執政能力建設的重點是黨的各級領導機關和領導干部。

作為與民主黨派直接聯系的黨委職能部門統戰部,因其主要職能是:“了解情況、掌握政策、協調關系、安排人事”。(所謂了解情況,就是了解并向中央和各地黨委反映非中共人士的意見、建議和愿望、要求;所謂掌握政策,就是協助中央和各級黨委制定并落實統戰政策;所謂協調關系,就是協調統一戰線內部各方面成員之間的關系;所謂安排人事,就是舉薦各方面的非中共代表人士,并通過一定的法律程序,擔任人大、政府、政協和司法機關的職務。)所以在中共黨委領導民主黨派換屆工作中,負有更為直接的政治責任。

民主黨派換屆,是對各級中共黨委執政能力的實踐檢驗。

三、民主黨派組織成員結構的歷史性變化

解放初期,我國民主黨派成員不足1.3萬人。在共產黨的扶持幫助下,到1957年上半年曾一度發展到10萬人。

經過一段曲折的歷史,十一屆三中全會后的1979年,各民主黨派恢復組織時,民主黨派成員只剩下6.5萬人。普遍存在成員年齡老化,中間“斷層”等問題(老化情況統計見下頁)。

經過20多年的發展,民主黨派成員年齡結構和知識結構得到進一步改善。特別是2002年換屆以后,一大批年輕干部走上領導崗位,使民主黨派干部隊伍大大年輕化。據統計,目前我國8個民主黨派成員的總數已有70萬余人。

在成員發展的同時,各民主黨派組織發展也取得了良好進展。例如,民盟地方組織由1997年的218個增加到334個,基層組織由6500個增加到8181個。其中,高中級知識分子已成為民主黨派成員主體。其中具有中高級職稱者50多萬人,占成員總數的83%以上。

民主黨派的界別特色相互交叉,呈現出日益復雜化的發展態勢。

各民主黨派組織成員老化情況表

黨派名稱

成員人數

平均年齡

(歲)

成員中已退休

人員比例(%)

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

67 949

53.4

38.2

中國民主同盟

157 000

54.7

43.8

中國民主建國會

82 139

52

--

中國民主促進會

84 000

50

36.3

中國農工民主黨

83 447

50.7

37.9

中國致公黨

18 000

52.2

34

九三學社

87 947

54

46

臺灣民主自治同盟

1 896

58.5

31

資料來源:2003年《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多黨合作和參政黨建設調研成果匯編》

(一)、民主黨派的代際變化

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后,民主黨派新成員大量增加,大約95%以上的成員是改革開放以后加入民主黨派的,新成員與民主黨派的歷史承繼關系逐步淡化。。

中國共產黨的中央領導集體,已經進入第四代,其主要特點都是在建國后成長起來的。民主黨派也同時進入第四代。目前,新一屆民主黨派中央領導人全部是1981年后加入民主黨派的。民主黨派發展新成員,除民革外,基本上不再強調與民主黨派有傳統的政治聯系。

對于以參政黨的身份與中共政治合作,這一代人缺少經歷與經驗。所以說,新時期的多黨合作,不僅對于新一代的民主黨派是個歷史新課題,對于執政的中共來說,同樣也是一個歷史新課題。

民主黨派的優良傳統產生、建立、完善于國難當頭、合作曲折的漫長歷史歲月。因此,繼承民主黨派與中共合作的優良傳統,不僅是指老的一、二代,實際上更重要的是第三代的新傳統,目前第四代在繼承完善弘揚前三代傳統的同時,還要創新推出本代人的時代特色。

從建國前加入民主黨派作為第一代算起,1949年至1966年約為第二代,1966年至1978年為斷代期,1978年至1990約為第三代,1990至2006年約為第四代。

在這四代人當中,第一代:約80歲以上,全部離休;第二代:約65歲以上,基本退休,少數學術成就高的代表人物繼續從事教學科研;第三代:35歲以上,2002年換屆后,少數進入民主黨派中央、省、市級領導班子;第四代:大部分在25歲以上,是新世紀民主黨派的主體成分。在換屆問題上,他們的思想認識和政治態度直接關系到換屆的成敗和民主黨派隊伍的穩定。

在閱歷積累上,第一代民主黨派成員,有著與中共風雨同舟的光榮歷史;第二代有著與中共榮辱與共的曲折痛苦磨難經歷;第三代中“反右”前的大中專畢業生,有著與中共相同的政治運動經歷;第四代是最陽光的一代,是改革開放的受益者。這些閱歷直接反映在他們的政治態度上,換屆時機對他們的政治活動將產生直接影響。

在思維取向上,前三代大多考慮社會的要求和評價,考慮自己在社會中應該扮演什么角色,并能為民主黨派的未來作長遠打算;而第四代人,既考慮社會的評價,也追求自我精神,主體意識強,有強烈的政治表現欲。因而,在換屆期間要兼顧這兩種思維取向,保證他們的政治理想能夠逐步實現,要保護他們政治參與的積極性。

在情感方式上,前三代人的從屬性較大,第四代則追求自我表達方式,具有獨特、新潮的審美情趣。

在行為模式上,前三代人大多以服從組織安排為已任,“黨叫干啥就干啥”,第四代則更多地考慮我應該怎樣去做,開始由單向選擇變為雙向選擇,更多地則是自我認同。

(二)、民主黨派的成員結構現狀

當前,各民主黨派內部的框架構成,主要是上、下、中、內、外五個層面,即領導層、基層負責人、后備干部、專職干部、一般成員。

1、民主黨派領導層。是指民主黨派中央主席、副主席、常委,省、市主委、副主委,他們都是黨培養多年、有社會影響的代表人物。主要依靠“業績突出的影響力,素質形象的感召力,德高望重的統御力,高尚人格的凝聚力”在民主黨派內部發揮重要影響和主導作用。

2、基層負責人。是各民主黨派的一線中堅力量,他們直接與基層成員接觸,各民主黨派的組織活力、凝聚力,要依靠他們來匯集。

3、后備干部。換屆期間,部分后備干部是最有可能進入各級組織領導班子的人選。

4、專職干部。機關是民主黨派的協調中樞。沒有機關的正常運轉,民主黨派工作就會陷入癱瘓。例如,山東全省民主黨派機關專職干部不足500人。數量雖小,作用很大。

5、一般成員。他們是民主黨派的主體,其言行體現著民主黨派的穩定與否。這是一支知識結構新、思想多樣化、自主意識強、積極有生氣的社會政治力量。

(三)、換屆期間各層次思想動態分析

在新形勢新階段的換屆工作期間,各民主黨派內部的各層次成員,有著各自不同的思想新動態。

1、民主黨派領導層。他們情緒平穩,信念堅定,是民主黨派穩定的核心層。臨近換屆將要退下去的領導成員,他們中的有些人感到在位時日不多,工作方面不愿意鋪開新攤子,在管理工作中寧肯少一事不愿多一事。

 2、基層負責人。在以往的調查中發現,由于各地換屆,大批新同志走上黨政領導崗位,他們中的部分同志統戰意識較弱,致使基層的“統戰環境”還存在些問題。例如,有的甚至不能像對待工、青、婦那樣,對待民主黨派基層組織,至今對黨派基層負責人活動不計工作量,民主黨派活動沒場所、缺經費、不給時間等。“基層統戰環境不良”,直接受挫折的是民主黨派基層負責人的工作熱情,間接受影響的是部分民主黨派基層組織活力降低。

3、后備干部。換屆期間,后備干部往往努力表現自己,個別人甚至向有關部門領導請客送禮,力圖實現自己的政治抱負。如果組織上一直備而不用,修養較差的后備干部,容易產生不滿情緒。

4、專職干部。目前專職干部的主要情緒,就是與中共、政協、人大等機關相比,認為沒有享受到《公務員法》規定的合法權益。另外,民主黨派機關的老干部工作沒編制,沒經費,沒人管;各地普遍認為新章程規定秘書長不進領導班子,容易失去考慮全局的積極性。民主黨派機關存在著“外部壓力不大,內部動力不足,縱向約束力差,橫向凝聚力弱” 等現象,形成了“用人不管人,有事找統戰部”的消極依賴情緒,對這些情緒疏導不暢,容易影響換屆的大局。

5、一般成員。民主黨派成員普遍關心社會變革、尤其關注本黨各級組織換屆,具有強烈的民主參與激情。

了解不同層面上人員的思想動態,對于換屆工作中黨派隊伍的穩定至關重要,對于能否順利完成,能否全面實現政治交接意義重大,這在往年的換屆中都有著明顯的體現。

四、民主黨派換屆面臨的主要問題及原因

民主黨派的專兼職相結合的領導體制,是歷史形成的。不管是民主黨派黨內還是黨外,人們有一個普遍的印象,就是各級民主黨派的部分領導同志對實行民主集中制還不太習慣;對發展黨內民主不夠重視;對本黨派代表人士的培養乏善可陳;尤為不擅長在屬地管理框架中與地方黨委的合作協商與監督。

(一)、民主黨派領導體制建設問題

民主黨派的各級組織,盡管普遍建立了以民主集中制為中心的工作制度,由于長期以來的松散慣性,還沒有達到切實可行的程度。在黨內生活制度方面,也沒有中共那樣較為成熟的規定。工作機制和制度建設相對滯后,考核、監督機制相對薄弱。

民主黨派由于其特殊性,上級組織對下級的班子建設缺乏領導、指導和幫助,對班子的考核監督也沒有形成制度,依然保持著“能上不能下”的局面,有的領導一干就是5年,明顯不稱職的也不能得到及時更換。例如,某黨派地方組織的主要負責人,長年患病不能工作,又不放手交給副職,使這個地方的黨派工作受到很大的影響;有的黨派地方組織,出現問題不能及時處理,也缺乏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

由于民主黨派的民主集中制原則沒有真正建立起來,這就使得民主黨派領導班子建設過分依賴領導者的個人修養。如果有的成員或因對自己要求不嚴格,或因個人修養不夠、私心重、個性強,就會影響班子的團結,從而影響本黨派整體力量的發揮。

由于對堅持“集體領導、民主集中、個別醞釀、會議決定”的方針不太適應,在運行過程中常常出現民主不夠、集中也不夠的問題;在集體領導與專兼職個人分工負責關系上,出現分工不負責和分工即分家的問題;在少數與多數的關系上,出現多數人的正確意見得不到采納,而少數人的錯誤意見卻能夠形成決策的現象;在個人與組織的關系上,出現個人不執行組織決定與組織不敢大膽管理的問題;在上下級關系上,出現對上要民主對下搞獨斷的現象;在局部與全局關系上出現保護地方關系現象;在內部監督問題上,出現同級監督不力與上下級之間互相監督無序的現象等等。這些問題的產生,原因是多方面的,領導體制結構不合理是一個重要原因。

(二)、民主黨派的黨內民主建設問題

“民主黨派不民主”代表著許多成員的長期呼聲。我們應該看到,完善黨內選舉制度,是中共黨內優勝劣汰擇優機制的重要內容。

目前的民主黨派黨內選舉中,存在著不能充分體現選舉人的意志,選舉流于形式的現象。究其原因,除了思想認識上的原因外,主要是民主黨派的內部選舉制度不完善,某些環節和制度不健全。

(三)、民主黨派代表人士的培養問題

據測算,到2007年換屆,將有40%的干部超齡。民主黨派政治交接的任務重大,加強后備干部的培養工作成為民主黨派最為迫切的一項工作。

關于代表人物的代表性,有兩個標準,一是本黨認可,采用的是人緣為主的標準,取決于本黨派自身建設的程度;另一個是社會認可,采用的是社會評價標準,取決于多黨合作的程度。回顧換屆教訓,有許多具體實例。例如,某市級黨派組織換屆,協商確定的人選在選舉中落選,名單以外的人員當選。但是,最終當選者不被人大或政協所接受,只能以黨派主委的身份,從事各種政務活動,該黨派整體組織形象在當地的社會影響力大打折扣。

換屆前夕,有些缺少代表人物的地方,為不致影響主持工作副職的工作積極性,往往無原則的遷就其個人的升遷欲望,不能及時的把代表人物引進組織,而把這一重要的運作滯留到換屆,造成基層成員的不滿,人為的加大了更換主要代表人物的難度。

(四)、屬地管理中的合作協商與監督問題

2005年《意見》明確指出:“中國共產黨對民主黨派的領導是政治領導”。中國共產黨對民主黨派政治領導的內容,主要是政治原則,政治方向和重大方針政策的領導。只要中共的這些原則、方向和方針政策在民主黨派中得到貫徹落實,就是在多黨合作中全面實現了中國共產黨的政治領導。周恩來同志早就指出,“共產黨的領導是指黨的集體領導,黨的中央和黨的各級領導機構(省、市、縣委員會等)的領導。起領導作用的,主要是黨的方針政策,而不是個人。” (《周恩來統一戰線文選》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等436頁)1979年,中共中央批轉的全國統戰工作會議文件中也明確提出,“我們黨對民主黨派的領導,主要是路線、方針、政策的領導,而不是也決不應該是任何黨員個人的發號施令或包辦代替。” (中共中央統戰部政策理論研究室,中央社會主義學院編:《統一戰線教學學習文獻》,開明出版社1999年版,第165頁)

在多黨合作基本制度運行的一些方面和一些環節中,還沒有完全形成配套的、具體的、完備的規范要求,一些地方在實際操作中,還不同程度在存在著隨意性和形式主義的做法,民主黨派作用的發揮,往往受到黨政領導的重視程度和開明程度的影響。黨的領導方式和執政方式還存在問題,有的環節還很突出。在某市曾經發生過這樣一件事件:統戰部安排提名的主委人選,兩次投票都沒過半數,因為此人在當地基礎差,加入黨派也是應急而為,缺乏足夠的影響力。但統戰部門卻極力安排,硬是通過現場舉手表決使其當選,影響惡劣,驚動了黨派中央。

民主黨派在組織上是獨立的政黨,在黨際關系上與共產黨是平等的。在這個問題上,一種傾向是,錯誤地認為一個黨領導另幾個黨或幾個黨接受一個黨的領導在世界上沒有先例,因而自覺不自覺地不敢理直氣壯地領導,甚至放棄領導,或者認為接受領導就是喪失了政黨性,就稱不上是政黨,進而懷疑共產黨的領導;還有一種傾向是,不尊重民主黨派組織上的獨立性和黨際關系上的平等性,一些地方黨委的包攬過多的問題依然存在;一些領導同志依然習慣于依靠政策進行執政,對憲法和法律的重要性認識不夠,不會或者不善于依法執政;一些地方黨委的領導方式和執政方式缺乏制度化、規范化、缺乏必要的工作機制。

在一些地方少數領導干部中,程度不同地存在對多黨合作不夠重視甚至是錯誤的認識:一是“作用下降論”,認為民主黨派只是在歷史上有作用,現在只是無足輕重的“擺設”;二是“與己無關論”,認為貫徹《意見》只是統戰部門和民主黨派的事;三是“恩賜論”,把對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的政治安排看成一種恩賜;四是“自找麻煩論”,認為民主監督是自己找麻煩,不愿意自覺接受民主監督;五是“高枕無憂論”,只看到我國多黨合作的成績和優勢,對存在的問題和面臨的挑戰掉以輕心。這對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民中共的合作共事帶來一定的消極影響,必須努力加以克服。

在不同的歷史時期,我們黨都很重視改進黨的領導方式和執政方式問題,也提出了一些非常正確的認識和思想,并進行了改革實踐,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實事求是地說,有些正確認識沒有及時付諸實踐,即使實踐中采取了一些措施,也并沒有能夠徹底解決領導方式和執政方式存在的一些突出問題。其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計劃經濟體制的嚴重制約;其次是歷史的慣性作用;第三是黨對于如何依法領導國家政權和如何依法執政缺乏經驗;第四是缺乏民主法制的歷史傳統;第五是在黨的領導觀念上“左”的思想影響。

以上這些原因歸結起來,就是對共產黨的執政規律缺乏科學的認識和把握。是導致黨不能或者難以糾正黨政不分、以黨代政、黨包辦一切等現象和做法的一個深層次原因。

五、關于強化民主黨派換屆工作機制的建議 

鄧小平曾經指出:“政治路線確立了,要由人來具體地貫徹執行。由什么樣的人來執行,是由贊成黨的政治路線的人,還是由不贊成的人,或者是由持中間態度的人來執行,結果不一樣。”(《鄧小平文選》第2卷,第191頁)多黨合作工作主要是做民主黨派代表人士的工作,代表人士隊伍建設的全貌決定著多黨合作的整體面貌。建設一支素質優良、結構合理、數量充足的民主黨派代表人士及其后備隊伍,直接關系到多黨合作的水平,關系到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度的堅持、完善和持續發展。

民主黨派必須始終抓緊后備干部、代表人士的培養和教育,才能通過換屆、換新人,永葆民主黨派生機和活力,才能保證與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的優良傳統和民主黨派的理論、路線一代一代傳下去,保證我國多黨合作事業的蓬勃發展。

(一)、重視后備干部、代表人士的動態管理

與歷史形成的民主黨派旗幟性人物不同,第四代民主黨派代表人士,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新中國成長起來的,是“紅旗下的新一代”,他們長期接受黨的教育,幾乎全部曾經是“黨的后備軍”。據山東省民主黨派省級機關處級干部的隨機調查顯示,曾經擔任過共青團支部委員以上職務的占總數的60%,擔任過共青團支部書記以上職務的占30%。堅持黨管干部、黨管人才,堅持進步性和代表性相統一,堅持政治教育和實踐鍛煉相結合,堅持統籌兼顧、全面安排,堅持發揚民主,溝通協商。具體是要落實在政府部門和司法機關擔任領導職務的黨外干部的培養選拔力度,加大重點高校、科研院所、國有大中型企業以及人民團體領導班子中的黨外干部的培養選拔力度。

對于民主黨派人物代表性的認可,本黨派認可是基本的,但要服從于社會認可。當兩種認可不和諧時,為了本組織的整體利益,為了更好地發揮本黨派的組織作用,必須忍痛割愛,以社會認可為最終認可和最高標準,并以此來確定代表人物的取舍。“多年的媳婦熬成婆”不僅是社會生活中的正常現象,也是社會政治生活中的正常現象。 歷史證明,一些坐著直升飛機上來的人,往往會坐著降落傘下去。我們不能僥幸期望,一個沒有經過行政臺階鍛煉的人,一覺醒來,就自然會把握全局。天才是有的,但不是多數,也不是少數,而是極個別的現象。 選好人,配好班子是加強領導班子建設的組織保證,應根據德才兼備的原則把好政治關,選好帶頭人。要慎重選拔培養那些政治素質好,真心誠意地能與中國共產黨長期親密合作,堅持基本理論,基本路線,有較大代表性和社會影響,有較強的參政議政和組織領導能力,在本黨派有一定的群眾基礎的新一代代表人物和領導骨干。

(二)、嚴格籌備程序,保證黨內民主

發展黨內民主是民主黨派保持生機與活力的根本條件。

發展黨內民主是民主黨派提高自我完善能力的有效手段。

發展黨內民主是民主黨派實現新世紀新階段任務的現實需求。

在換屆過程中,要正確處理實現上級組織與中共黨委的協商意圖和充分體現選舉人意志的關系,高度重視體現選舉人的意志。嚴格籌備程序,應當完善和改進候選人的提名方式和介紹辦法,使選舉人對候選人有更充分的了解。

(三)、加強換屆期間的思想政治工作

各級民主黨派的領導班子是民主黨派思想政治工作的主體。

民主黨派的領導班子建設要把建立健全民主集中制原則,建立健全各項制度作為核心內容。

民主黨派的領導班子建設一定要突出制度化這個維度,同時加強領導班子的學習和修養,才能使民主黨派的領導班子適應新世紀的要求,把民主黨派工作推向前進。班子成員要分工負責,要建立崗位目標責任制,要建立健全各項會議制度和工作制度。

各級領導班子要善于處理好兩種關系:本職工作與黨派工作的關系,領導班子成員之間的關系。

積極發揮主委在領導班子建設中的主導作用。

(四)、措施到位,確保代表大會圓滿成功

在黨內民主制度中,黨的代表大會制度特別重要,因為這個制度能使黨員最直接的行使民主權利。完善黨的代表大會制度是黨內民主制度建設的一個重點。

在民主政治的發展中,選舉制度的完善及其有效運作,是民主和專制的主要區別。就政黨內部民主而言,靠什么確立黨員在黨內的主體地位并落實這種主體地位呢?最重要的就是靠選舉。馬克思、恩格斯曾經說過,黨的各級委員會由選舉產生并可以隨時罷免,是黨內民主最重要的標志。選舉權、被選舉權是黨員的一項基本權利,這項權利的有效運用,將強化黨員的黨內的決策權、管理權和監督權。從這一意義上說,黨內選舉遠遠超出了其本身的意義,而成為黨內民主發展的基礎。

向執政黨學習,引入競爭機制,嘗試差額選舉辦法,使選舉者多幾個選擇,達到擇優的目的。參照中共基層黨組織較普遍采用的“兩推一選”和“公推直選”等辦法,對于完善民主黨派的黨內選舉制度,保證民主黨派的黨內民主有積極意義,應當效法和推廣。

六、進一步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統一戰線和多黨合作制度,加強和改進中共對民主黨派換屆領導

黨對民主黨派領導的性質和方式,是加強和改善對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領導的一個基本理論問題。2005年2月19日,胡錦濤同志提出,要促進“執政黨和參政黨關系的和諧”。堅持黨的領導,就必須改善的領導。改善黨對民主黨派的領導的一個前提,就是不僅要一般地明確黨的領導的科學含義及其內容,更要明確黨對民主黨派領導的特定含義和要求。
    堅持黨管干部、黨管人才,堅持進步性和代表性相統一,堅持政治教育和實踐鍛煉相結合,堅持統籌兼顧、全面安排,堅持發揚民主,溝通協商。在“多黨合作政治協商”中,中國共產黨既是多黨合作的領導核心,同時又是合作的一方。因此,從領導方式來說,中國共產黨應該也只能是在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中實現領導和改善領導。

(一)、切實加強黨對統戰工作的領導

中發[2000]19號文件規定,“按照中央的要求配備好省及省以下黨委統戰部長。未由黨委常委擔任的統戰部長,要擔任同級政協副主席,并列席有關的黨委常委會。各級統戰部長原則上要能干滿一屆,任免前要征求上一級統戰部門的意見”。按照中央 [2000]年19號文件和中央[2006]年8號文件的有關規定。要求統戰部長干滿一屆,主要是考慮統戰工作大量的是交朋友的工作,過于頻繁地更換統戰部長,難以與黨外人士建立起深厚的友誼。目前,從省到市縣,一些地方都把58、59歲臨近退休的同志安置到統戰部,一兩年換一位部長,對工作極為不利,在黨外人士中也產生了不良影響。

(二)、要堅持對民主黨派領導班子實行屆中考核

這是執政黨監督民主黨派的最重要的措施。在我國的政黨制度中,互相監督是參政黨的三大職能之一。同樣,在多黨合作事業中,執政黨在對參政黨政治領導的同時,也要加強對參政黨的監督,這種監督體現在實際工作中就是堅持對民主黨派領導班子實行屆中考核。

建議借鑒中國共產黨對黨委、政府領導班子屆中考核的成功經驗,加強對民主黨派領導班子的屆中考核,規范領導隊伍,提高領導水平,推動其進一步做好參政黨的建設工作,將中國共產黨對民主黨派的領導和監督落到實處。

(三)、根據屆中考核情況,換屆籌備期要適度提前

這是執政黨對參政黨領導班子建設最具體的幫助。如果說屆中考核體現執政黨對參政黨的領導和監督,根據屆中考核情況,提前進行換屆籌備則是對參政黨領導班子建設最具體的幫助。

針對屆中考核的情況,中共黨委要及時向民主黨派省市級領導班子提出修整意見,保留好的做法,切實改正不符實際的工作思路。在此基礎上,中共黨委適當提前介入換屆籌備期,一是有利于將問題在換屆前徹底解決,同時也有利于下一屆領導班子汲取經驗、吸取教訓,避免在將來的工作中重蹈覆轍。不少實例證明,換屆,往往是一個地方民主黨派組織由亂到治或由治始亂的起止點。

(四)、依照人事制度的法規文件,切實加強后備干部動態管理

如何保證多黨合作的健康和諧運行,不能以各級負責人的好惡為標準,要以國家的法律、制度、文件等一系列法規為依據。

這是執政黨對參政黨自身建設最切實的支持。幫助參政黨建立雄厚的后備干部隊伍,加強后備干部動態管理,這是執政黨對參政黨換屆工作最直接、最切實的支持。

各級黨委在與民主黨派互相監督的基礎上,要全面準確地把握《黨政領導干部職務任期暫行規定》等五個法規文件的基本精神和主要內容,與貫徹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實施方案》結合起來,將這些與幫助和支持民主黨派干部隊伍建設結合起來,切實履行“黨管干部”的職能。

要以實施公務員法為契機,將民主黨派干部與其他黨政干部一視同仁,為民主黨派干部隊伍建設和換屆工作順利進行提供堅實的組織制度保障。

(五)、要切實加強和改進民主黨派干部教育培訓工作

執政黨對參政黨監督的落腳點是增進參政黨自身建設的水平。針對干部考核和調整中遇到的問題,中共各級黨委和統戰部門要把學習貫徹《干部教育條例》民主黨派干部教育培訓列入統一規劃,將中共教育培訓干部的先進經驗運用到《公務員法》實施之后的民主黨派干部教育培訓工作中,結合當地民主黨派干部工作實際情況,提出具體的教育培訓方案,切實解決以往民主黨派干部隊伍建設中出現的老問題,用新的眼光和視野來正確對待已具有公務員身份的民主黨派專職干部,在建設高素質參政黨隊伍的工作中起到實在的主導作用。

新一輪的換屆工作即將全面展開,這對中國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對我國的多黨合作事業來講都是一個次新的檢驗,它在更新的過程也必將推動中國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的進一步磨合,必將推動我國的多黨合作事業走向新的輝煌。

七、參考文獻

[1] 中央社院科研處編.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建院50周年論文集. 學院擷英咨政建言. 北京. 民族出版社,2006

[2]樓志豪、朱曉明. 中共中央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建設的意見專題講座. 北京. 華夏出版社,2005

[3]李金河、鄭憲. 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關注的20個理論問題.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06

[4]余瑋、吳志菲. 中南海大講堂 -- 給中央領導人講課. 北京. 中央黨史出版社,2006

[5]中共中央黨校. 執政黨建設基本問題研究. 北京. 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2004

[6]中共中央. 中共中央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建設的意見. 2005

[7]中共山東省委. 中共山東省委關于貫徹落實《中共中央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建設的意見》的實施意見. 2005

[8]中共青島市委. 中共青島市委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建設的意見. 2006

[9]游洛屏. 學習宣傳多黨合作制度是政治社會化的重要內容. 中央統一戰線,2002,3

[10]游洛屏. 適應時代要求 加強參政黨建設. 中央統一戰線  2003,3

[11]游洛屏. 走中國特色的政治發展道路是我國政黨制度堅定不移的發展方向. 中央統一戰線,2005,5

[12]王彩玲. 民主黨派的思想建設.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講稿

[13]王占陽. 關于當前社會主義研究前沿問題的理論思考.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講稿,2006

[14]張繼平.田中元.論民主黨派的優勢.山東民盟.2005,3

 

課題組組織

 

課題組組長:盧兆銘  省人大常委、民盟省委副主委、民盟省委省直工委主任、巡視員、教授

課題組成員:王新紅  全國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委員、東營市政協副主席、民盟東營市委主委

      葉大夏  民盟省委委員、民盟省委社會服務部部長兼議政調研室主任

      孫巖巖  民盟省委組織部部長

      張繼平  民盟省委宣傳部部長(執筆)

      田中元  民盟省委宣傳部科員(資料整理)

 

協作單位:民盟省委  議政調研室

           組織部

           辦公室

     省委統戰部 一處

           三處

           濟南、青島、東營、德州、濱州等市委統戰部及民主黨派市委會




文章糾錯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
重庆时时走势图